每晚9点就必须要回家,从不好好说话开始

“这人……身体太好了吧……”他硕大的体型使我不得不望而却步。

◎ 《幸福深处》 ◎ 宋丹丹 着 离婚:10年之后, 我一无所有 当爱已成往事 好像是3年前,我从报纸上看到李宗盛和林忆莲分手的消息,难过莫名,有种为他们流泪的冲动。我对一个朋友说:“他们曾经那么相爱,那么多动人的歌都是李宗盛为林忆莲写的,连他们也分手了,爱情这东西真没意思。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我的朋友迟疑了一下,告诉我:“丹丹,当年你和英达离婚,我们就是这种感觉。” 我愣住了。如果不是我自己为了一对陌生人深感惋惜,我绝不相信我的婚姻破裂竟会影响到,甚至动摇了其他人心中的什么。 是的,那个冬天,所有的朋友听说了这消息都表现出极大的震惊,所有的人都在问为什么。 必须诚实地说,离婚是我提出来的。那时候我偶然地认识了一个人,迅速堕入“情网”。10年来我有了第一次“婚外遇”。没几天我就打电话给英达:“我有外遇了,咱们离婚吧。” “行。”他说。没有犹豫,也没有挽留。 我们是1997年1月2日离的婚。那天早晨我们约在剧院门口见面。 之前他对我说:“丹丹,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是模范夫妻,所以分手时也要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这对我们彼此都好。”我说“好吧”。 对他的话,我一直由衷地信服。所以那天我们挽着胳膊一同走进了人事处。管人事的同志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你们俩——要离婚?!” “是啊。”我一脸笑容,生怕别人以为我很痛苦,或者为我们惋惜。 要想离婚我们必须带着结婚证。像往常一样,英达把它落在车上了,当然要由我跑到楼下去取。 剧院开好了介绍信。我们找能办手续的地方。我们是开我的车去的。一上车英达就对我说:“丹丹,送你一首歌吧!”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爱悠悠,恨悠悠 为何要到无法挽留 才又想起你的温柔 给我关怀,为我解忧 为我平添许多愁 在深夜无尽等候 独自泪流 多想说声真的爱你 多想说声对不起你 你哭着说情缘已尽 难再续,难再续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时间 再多一点点温柔 别把一切都带走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空间 再多一点点问候 别再让我独自难受 我哭成了泪人,没说一句话。 我们先去东城区街道办事处,因为结婚登记是在那儿办理的。去了以后才得知离婚在中山公园里面办。随即我们把车停在了公园门口。 那天特别冷,地上是厚厚的结了冰的积雪,公园里静极了。英达总怕我滑倒,紧紧地搂着我。我们彼此间掏出了最心底的话,好像不是要去离婚,而是在约会。 “英达,我有两个请求。”我说。 “你说吧。” “第一,孩子跟你一起生活,但我希望随时可以去看他。” “当然,你是他的妈妈。” “第二,爸爸的病越来越重了,假如有一天老人去世,你要告诉我。” “我一定会告诉你,他是你的亲人。” 当他非常肯定地给予我以上答复的时候,我感到很踏实,似乎除了这两样,再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突然,我想起另外一件事,它已经困扰了我很多年。 “英达,就要分手了,我想问你一句话。”我很认真地盯着他,“我的任何事情都告诉你,希望你也不隐瞒我什么。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别人都说你跟×人好,是真的吗?看在我们在一起10年的份上,你对我说实话。” “可能吗?”他望着我,一脸诧异,无辜而委屈,“丹丹,这可能吗?” “那好吧。”我心里如同巨石落地。 当然离婚不是在中山公园,最后我们到了户口所在地丰台区街道办事处。那天不办离婚,可我们是“名人”,为我们破了例。 晚上我们拿着离婚证分手了,10年的姻缘结束。 分手以后,我发现他的呼机落在了我的车上。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是 × 人的留言。 “你到哪儿了?” “事情办成没有?” “怎么还不回电话?” …… 挨过烫的小孩都躲着火 离婚前我还对人说过:“有的人希望自己年轻,回到18岁,而我只爱现在的年龄。因为18岁你还什么都不可知:你该做什么工作?嫁给谁?生孩子疼吗?而我现在已经基本‘功成名就’了。我做着最喜欢的职业,嫁了我最爱的男人,有了最健康的儿子。”这下好了,我的年龄不可能回去,生活却都回到了原点。我又像个刚刚毕业的学生,提着两只箱子,没有家,没有前景。 当英格丽·褒曼与罗塞里尼相恋并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时,曾饱受世人非议并被好莱坞拒之门外。萧伯纳对她说:“上帝要成就一个伟大的女演员,必会让她受到挫折。”这句话一直是我前行的力量。 一场婚姻的瓦解让我痛苦,更让我醒悟。这不是儿戏,我离开的不仅是一个人,一个家庭,还有昨天的整个世界。我打乱的不仅是这个家庭中每一个人的生活,还有他们的整个世界。 假如现在你问我:“离婚你后悔吗?” 我一定会诚实地回答:“不,我不后悔!” 但你如果问我:“如果回到那时再重新选择,你还会离婚吗?” 我同样诚实地回答:“不,我不离!”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要背十字架的,是要经受一些委屈、忍耐一些寂寞的,是要更多地替别人考虑的。打碎了一个家庭,便无法修补,受伤害的不仅仅是夫妻二人,还有彼此共同的亲友和孩子。而要建立起一个更美好的超过从前的家是件十分困难的事,需要太多的运气和缘分。只是我属于特别幸运的一个。 我很认真地检点过自己,疏忽了什么以及错过了什么,我得出很多经验,很多教训。但是事情太蹊跷,突如其来,容不得拐弯,容不得再回头。所以关于婚姻,没有谁配得上做谁的楷模,有缘时随便怎样都好,缘尽时一切灰飞烟灭。 “挨过烫的小孩都躲着火。”我是挨过烫的。我猜想命运既如此,一定有一些坎坷无法绕过,一定有一些黑暗必须历经。 再婚:幸福来得 如此突然 “我妈妈不是黄脸婆!” 离婚后的那个夏天,我要回了巴图的“监护权”。我们娘儿俩在亚运村租了一套公寓住下来,一室一厅,月租高得惊人。白天,我以泪洗面,晚上抱着枕头说话,逢人便哭诉自己的悲惨境遇。听的音乐不是充满宗教色彩,就是“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基本上离精神病不远了。 这时候,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两个特别好的朋友:苏小明和张暴默。她们认为我不能一直以这副祥林嫂的形象示人,发誓要帮我一起开创新的生活。 每天,苏小明就在我面前“哗哗”地翻她那本通讯录,边翻边发牢骚: “怎么他妈没一个未婚的!”她一心给我找一个可靠的男朋友,哪怕暂且不谈婚论嫁。 第一个男朋友用现在的话讲是个“海归”,非技术型人才,外形很各色:体重200多斤,头上系小方巾,开大吉普,敞着天窗。 “这人……身体太好了吧……”他硕大的体型使我不得不望而却步。 “我靠,那你说清楚了,你喜欢身体不好的?”苏小明恨铁不成钢,很快给我介绍了第二个男朋友,此君高瘦儒雅,对我非常体贴入微。我与他约会过两次,除了吃饭和聊天,绝无“越轨”之举。 苏小明知道后急了,一个电话打过去:“我说你怎么回事?有你这样的吗?你得‘扑’啊!”又回头对我劈头盖脸:“你也得主动点儿知道吗?今儿你跟我说清楚,你到底想找什么样儿的呀?” 我想了想,条件有三。第一,我是非常注重交流的人,他必须跟我说得上话。第二,我不要他特别有钱,我可以养活他。如果我的条件在某一方面比他好一点儿,他可能就不会丢掉我。第三,他最好是丧偶的,于是他懂得珍惜我,知道有一天爱人会离去…… “得了得了,你这忒难了!”苏小明不耐烦地打断我,“还得先把人家老婆弄死!” 如此这般折腾几回,我已经心灰意冷,决意与儿子相依为命了此余生。很久没有人找我拍戏,为了维持生活质量,我打算“出卖隐私”写书赚钱。于是在我家里是这样一种情景:桌子上、椅子上、床上、地上,铺天盖地全是稿纸,稿纸中间有一个不洗脸、不梳头、面如菜色的女人正在含着眼泪奋笔疾书,旁边是她幼小的儿子,坐在那里寂寞地玩着玩具。 有一天,我正在家里回顾前半生的血泪史,苏小明打来一个电话: “干吗呢?” “写东西呢。” “得了别写了,你今天晚上得出来跟我们一块儿吃饭。” “不行啊姐姐,你是不是又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啊?” “你真没劲,我告诉你啊,绝对不会!就我们几个女的。” 尽管她一口咬定只是普通的朋友聚会,我还是隐约觉得“有情况”。 “姐姐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一个黄脸婆,还拖着个‘油瓶儿’,人家谁愿意理我呀?”话虽有几分玩笑,内心确是凄凉。 这时候,正坐在床上玩儿的巴图说话了:“我妈妈不是黄脸婆。”小人儿抬脸望着我,表情颇认真。突然间,我的眼泪奔涌而出。电话里苏小明还在做工作: “哎我说,你在听吗?我跟你说你现在这样儿不行啊,这叫自暴自弃你懂不懂?” “行,姐姐,你说几点吧,在哪儿?” “今晚6点,建国饭店。你给我化点妆啊,见我们几个女的也不能拿自己不当人,听见没有!” 当晚5点55分,我再次提前到达建国饭店。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我逢约会必提前,永远学不会摆谱儿,特露怯。还好,尽管我再次提前,却是最后一个。 这伙儿人,果然被我猜中了。在座的除了苏小明、张暴默,还有一位英俊儒雅的男士,一眼望去相当赏心悦目,她们软硬兼施地哄我过来,我本有几分怨气,这会儿全打消了,脚下有些飘飘然,不过又立刻警觉起来——这人……肯定是有什么毛病吧?要不能落在我手里? 席间我与这位姓赵的先生比肩而坐,话语十分投机,我记得他问我老家是哪里,我说山东,苏小明为了活跃气氛赶忙举手说她也是山东人,可是人家根本就像没听见,注意力全在我这里。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今天居然白拣一个大便宜,忧的是天下真有白拣的便宜吗? 趁着我去洗手间的工夫,苏小明和张暴默也“噔噔噔”脚底生风跟了过来:“怎么样怎么样?你看他还行吧?” “这个人,条件忒好点儿了吧?是不是生理上有问题啊?”我其实特别不愿意这么不浪漫,但又确实不敢把现实想象得过于美好。“他要是没问题,怎么可能留给我啊?” “没问题,我跟你说,不信咱可以打个赌!” “多少钱?” “2万!他要是有问题,我给你2万!” “成,就这么定了。” 三个女人重新入席,各自心怀鬼胎,玩笑间动辄就提到那个2万的赌。赵先生不明就里,还很真诚地问道:“你们打的什么赌啊?我也下个注好不好?” 那天晚上我没开车,我的车坏了,于是赵先生送我回家。到了楼下他帮我打开车前盖看了看,弄了黑乎乎的两手机油。我说:“上楼洗洗手吧!”他犹豫着这是否合适。我告诉他没什么不合适的。于是我们一起回到我那小得可怜的公寓中。 洗了手,我给他看我正在写的“作品”,他边看边笑。那些文字真是太重要了,尽管最终没有发表,却让他从中读懂了我伤痛而落寞的心。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和他们在一起 我从来没敢想象我的幸福来得那么突然。 在我的心灵上曾有那么深的伤痕需要弥补和医治,我以为我再也不能拥有爱情了。 那一天,他出现了,像一束光,把我和我的四周以及我目光所及的世界照亮。 我是那么幸福,浑身暖融融。我失去过爱,才懂得如何珍惜爱,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爱情。 我忘记了高声说话的感觉,我回到了18岁。 “我有一个儿子,你能接受他吗?”在我们相爱的开始我认真地问他,因为这对我太重要。 “当然。”他说,“我从来都希望有个儿子,但这需要你做一定的工作,让他接受我。” 他有一个14岁的漂亮可爱的女儿,我见了她,我们像成年人那样谈了话。我愿意做她的亲人,因为我的心里洋溢着太多的爱,我愿让人分享它。我爱他所有的亲人和朋友,我乐意付出,只要他能够快活。 但我担心巴图,因为他还太小。他怎么能够理解我们将打破从前的模式,去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呢?他怎么能够懂得妈妈对感情的期待和寻求归宿的急切心情呢?他能接受这个高大的陌生人吗?我惶恐不安,我决定让他们见面。我在心里祈祷着他们能够彼此喜欢,因为这对我至关重要! 那一天巴图正在二姨家玩,我到楼上接他,我的爱人在楼下的车里等着。天上下着小雨。我把巴图叫出来,在楼梯上我紧张地对他说:“儿子,一个叔叔爱上了妈妈,现在他就在楼下呢,妈妈打算让你认识他,帮妈妈看看他是不是行。妈妈希望你特别乖、表现特别好,因为妈妈非常爱他!”我替他抻抻衣服,抹去他嘴角上的脏。 “行,”他说,“但是我也得看看他是不是对我好。” 我们牵着手走出来。他举着伞等在车边。 “你好,巴图先生,我姓赵,男子汉见面都该先握握手。”他伸出了那只大手。 “赵叔叔好。”巴图把小胖手伸过去,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我的心从嗓子眼儿放回原处。 一路上巴图都在为我们唱歌,他左手搂着赵叔叔,右手搂着我。他在幼儿园时参加过全国少儿独唱比赛,得过第8名,他有很好的乐感。他唱了参赛歌曲,然后唱了新学的迎接香港回归的歌。他几乎唱遍了他会的所有的歌。车里洋溢着欢乐的歌声和笑声。我是那么快乐,我想我幸福得快要晕过去啦。 这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睡眠很少,我总是不能入睡并且吃不下什么东西。我和我的爱人常常会捏一下对方的腿,问一声:“这是真的吗?” 有一天早晨五六点钟我就醒了,走出我和巴图的卧室,发现他在门厅里睁着眼睛。我们开始聊天,然后他拿出一个漂亮的心形的丝绒首饰盒交在我的手上。打开一看——一条精美的K金项链。那是他在澳门买的,意大利着名设计师的设计:两只手捧着一颗心形的钻石。我得到了一生中第一个“定情之物”。 正在这时巴图也走了出来。我的爱人对巴图说:“你看,这只大一点儿的手是叔叔的手,小一点儿的手是妈妈的手。” “那颗心是谁?”巴图诡秘地看着我们,亮亮的眼睛里有所期待。 “当然是巴图,我们捧着巴图。”我们俩大笑起来,我们三个搂在一起。 我注视着他们两人的眼睛。在他们的眼神里,心灵的太阳光辉灿烂!如果用我的两条腿换那个时刻,我愿意换。我愿意从此为他们活着,做一切事,吃一切苦。我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和他们在一起。 那天晚上,他们俩关上灯在屋里讲故事,我坐在外屋的书桌旁写东西。我看到时间太晚了,决定让他们停下来休息。 “巴图,你该睡了,让赵叔叔出来。明天再讲吧。”我温和地说。 他们互相亲了一下,他就走了出来。我们小声在外屋聊天,聊了很久。我们以为儿子早就睡着了。突然巴图说:“妈妈,你写东西不能有人打扰,赵叔叔呢反正也没什么事儿,要不然还是让他过来跟我再躺一会儿吧。” 我们俩大笑起来。他走进去,他们在黑影里抱在了一起。 我的儿子需要父亲,正如我需要丈夫。 如果我的生活一帆风顺,我将失去发自灵魂深处的喜悦。只有经历了黑暗,见到光明时才会欣喜若狂。 不久后的一天,他单独开车带巴图出去,两个人谈了一次话。他说了三点:“第一,我很爱你妈妈,我准备娶她做妻子。由于你妈妈非常爱你,所以我也会非常爱你;你妈妈非常爱我,她愿意做我的妻子,由于你很爱你妈妈,所以你应该爱我。我们是由于你妈妈作为纽带联结在一起的,我们三个人都应该相亲相爱。第二,你应该永远爱你的父亲,因为他给了你生命。在你18岁之前,你的许多重大事情,都要由你的父母为你作出决定。第三,你不必为怎样称呼我而有任何压力。你可以永远叫我赵叔叔,也可以给我起外号。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我永远会像对待亲生儿子那样爱你。” 当时巴图表情庄严地点了点头,“可以,你们结婚吧。” 第二天,1997年8月25日,我与他注册结婚,距离相识仅有28天。那天恰是我的生日,新的年轮的开始,我从一个婚姻走向另一个婚姻的过程得以告终。 或许,这一次决定得有些仓促,以至于我们彼此都用了很长时间从上一次婚姻中抽离出来。 记得我们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有一天晚上,他突发感慨:“我这人啊,活了这把年纪,除了我老婆和你,没跟别的女人过过夜。”我当下愕然,合着一年多了,你还没把我当老婆呢? 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努力地适应着新的角色,新的家庭,让自己慢慢地从过去的10年中走出来。结婚前两年,我常常从梦中哭醒,梦见自己被抛弃,被欺骗。我与英达再也没有联络,只是从朋友那里听说,他们很快有了一个孩子,又很快,有了第二个。这些消息使我越来越真切地意识到,他真的已经离开我的生活了,而我的生活中没有这个人,一样可以向前继续。 知道补牙的感受吗?一颗牙坏了,医生把神经抽出来,再向空洞中填满新的物质,将洞口封死。奇怪的是神经抽走了,依然会感觉疼,感觉新的物质还没有与自己的牙齿融合在一起。对于这疼,每个人都需要适应,有的十几天,有的几十天。离婚到再婚很像这个过程。不同的是它会疼得更久,几个月,乃至几年。相同的是都有那么一天,我们永远不再疼。

后来两个人每次约会,到了晚上9点多他妈妈就打电话过来,他很小声地在那里说话,大概意思就是要他回来陪她,如果不回来就继续打电话。女方嘛肯定觉得妈妈还是要陪一下的咯,就让男方赶紧回去了,然后基本上每次出来都是这样的状态!女方很好奇为什么有妈妈这样管自己的儿子,出来玩晚一点不是很正常吗?

男:哦,那一会有什么安排吗?

“干吗呢?”

义乌三德头:这恐怕不是妈宝的问题,这个母子关系很畸形,母子两都有心理问题吧

- 01 -

“得了得了,你这忒难了!”苏小明不耐烦地打断我,“还得先把人家老婆弄死!”

姑娘,还不快跑啊干啥呢?是不是缺心眼?

蓉说:“哪是什么男朋友啊,这我老公啊,都结婚5年啦。”

这时候,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两个特别好的朋友:苏小明和张暴默。她们认为我不能一直以这副祥林嫂的形象示人,发誓要帮我一起开创新的生活。

难道有女朋友的男人陪女朋友不应该吗?

这一期来做客的嘉宾是宋丹丹和她的儿子巴图。

“你真没劲,我告诉你啊,绝对不会!就我们几个女的。”

夏殇d:这样的家庭,你还是撤了吧,不会幸福的

蓉:我在做指甲。

“得了别写了,你今天晚上得出来跟我们一块儿吃饭。”

张曦兮:楼主应该搞清楚他们母子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然怎么会这样,居然同床睡觉,又哭又闹,可以理解为撒娇吗

她的好朋友蓉在美甲店里做指甲,中间进来一个电话,因为不方便接听,蓉按了免提,电话那端传来一段低沉的男中音。

这伙儿人,果然被我猜中了。在座的除了苏小明、张暴默,还有一位英俊儒雅的男士,一眼望去相当赏心悦目。她们软硬兼施地哄我过来,我本有几分怨气,这会儿全打消了,脚下有些飘飘然,不过又立刻警觉起来——这人……肯定是有什么毛病吧?要不能落在我手里?

女方觉得这样谈恋爱没什么意思,跟一个人过差不了多少,要结婚的话就双方都见个面,要不就分手好了。而这男的态度很含糊,很害怕家里不同意,想找个家庭条件更好的那种。女方觉得男方除了小气一点、妈宝一点,也说不出其他特别不好的地方,所以就将就着吧。

我们对家人保持耐心,就是对自己的不足和弱点保持耐心;我们和家人关系良好,能够帮助自己建立起良好的自我感觉。

我想了想,条件有三。第一,我是非常注重交流的人,他必须跟我说得上话。第二,我不要他特别有钱,我可以养活他。如果我的条件在某一方面比他好一点儿,他可能就不会丢掉我。第三,他最好是丧偶的,于是他懂得珍惜我,知道有一天爱人会离去……

哥哥妈妈重要,打麻将更重要!

丝毫不顾巴图的面子。我不知道听到妈妈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我要换儿子”、“我生了一个废物”的时候,巴图是怎样的心情。

离婚后的那个夏天,我要回了巴图的“监护权”。我们娘儿俩在亚运村租了一套公寓住下来,一室一厅,月租高得惊人。白天,我以泪洗面,晚上抱着枕头说话,逢人便哭诉自己的悲惨境遇。听的音乐不是充满宗教色彩,就是“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总在我左右”、“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基本上离精神病不远了。

葡京赌王网 ,PS:男方今年30岁了,他也觉得我女朋友不需要陪的!

我表姐小时候经常被我阿姨以打击式教育培养,现在表姐和阿姨的感情很微妙,几乎有什么事都不会主动和阿姨交流,甚至很反感她。最近表姐小孩要上幼儿园,阿姨主动请缨过来帮忙,都被拒绝,表姐跟我说:我宁愿请保姆,也不想我的孩子走我后路!

第一个男朋友用现在的话讲是个“海归”,非技术型人才,外形很各色:体重200多斤,头上系小方巾,开大吉普,敞着天窗。

葡京赌王网 1

学会和家人好好说话

有一天,我正在家里回顾前半生的血泪史,苏小明打来一个电话:

男方很爱打麻将,只要有局就不放过,分秒必争。一次打麻将忘了时间,他妈妈打电话来催他回家,被他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直到12点半才回家。回到家以后给女方发语音,结果他妈就在那大哭大闹,把他手机也扔了,嫌他不陪她吃饭说话!结果第二天儿子不敢出来了,就这样连着三天都是一下班就回家陪他妈妈,女朋友什么的完全可以不要的。

懂得好好说话的家庭,的确幸福感更强;而那些不幸的家庭,日复一日的争吵和矛盾,多半也是由不好好说话开始的。

“今晚6点,建国饭店。你给我化点妆啊,见我们几个女的也不能拿自己不当人,听见没有!”

最后最后:还找女朋友干嘛,和他妈过就好了,会赌博这些都不好,也证明他不在乎你。

这种教育方法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打击式教育”。在生活中,我们屡见不鲜。每当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心里只有一句话:你要嘛把自己的孩子当成别人家的孩子来养,不然就学会跟孩子好好说话。

每天,苏小明就在我面前“哗哗”地翻她那本通讯录,边翻边发牢骚:

谈了两年多,就在前几天过年,女方回去家里待了半个月,男方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过女方,男方说是为了省钱,只有微信联系。女方回来以后第一天,男的就说要去打麻将,叫女朋友陪他去打,女方不乐意啊,我走了那么多天回来你就打麻将,这是人吗?因为这事就吵了一架,结果人没凑齐就没打成。到了第二天,去朋友那里聚会吃饭打了会儿牛公,男朋友一直在桌上不肯下来,他妈妈电话打来好几个叫他回去,结果也是差不多快12点才到家,他妈妈又哭又闹,说不陪她吃饭营养不良了什么的,哭了一整晚,今天这男的马上又回家当乖乖儿子去了!

不仅他如此,他家里人也这样。蓉说:“刚开始跟他家人打交道,也有点不习惯。”你帮他们随手买点水果、收拾家务、做个小菜,他们会说:“谢谢你哦,麻烦你啦,辛苦你啦。”

“姐姐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是一个黄脸婆,还拖着个‘油瓶儿’,人家谁愿意理我呀?”话虽有几分玩笑,内心确是凄凉。

(原标题:浙江女子崩溃:男朋友28岁还和妈妈睡一起,每晚9点就必须要回家)

《向往的生活》是一档和谐、恬淡,画风的综艺节目,在这,本应该是难得的母子欢聚时光,但宋丹丹却在节目中却不停地吐槽儿子巴图。

“怎么他妈没一个未婚的!”她一心给我找一个可靠的男朋友,哪怕暂且不谈婚论嫁。

觉得男方家庭有问题不建议姑娘嫁进去的点赞!

“行,姐姐,你说几点吧,在哪儿。”

阿里山的小妹:这种母子关系有存在的,网上看过几起。正常人都无法接受!楼主分手吧,义乌单身男人多的是!女少男多的社会还怕找不到男友吗?

小富女在她的一篇文章中曾说了这样一个例子:

苏小明知道后急了,一个电话打过去:“我说你怎么回事?有你这样的吗?你得‘扑’啊!(意指主动点儿)” 又回头对我劈头盖脸:“你也得主动点儿知道吗?今儿你跟我说清楚,你到底想找什么样儿的呀?”

网友在某App上发帖:

蓉:没有啊,做完回家了。

这时候,正坐在床上玩儿的巴图说话了:“我妈妈不是黄脸婆。”小人儿抬脸望着我,表情颇认真。突然间,我的眼泪奔涌而出。电话里苏小明还在做工作:

女方外地人,在义乌开店;男方义乌人,在企业上班。男方当时已经28岁,是单亲家庭,只有妈妈和哥哥,哥哥已经结婚了。刚开始谈的时候,女方就见过男方的哥哥,当面是挺好的,但是后来听男方说哥哥不同意外地人。不过两个人感情不错,所以依然在一起没有分开。

学会好好和家人说话,是我们每个人的必修课!

“哎我说,你在听吗?我跟你说你现在这样儿不行啊,这叫自暴自弃你懂不懂?”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以后,有一天男方早早回了自己家里,女方要跟男朋友视频,结果看到有个女的睡在另一个被子里,躺在男朋友的床上,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他妈妈,觉得天气太冷,怕费电。女方很无语,但是毕竟是他妈妈,这也说不出什么,而且男方保证以后不会再睡一张床了。就这样女方已经习惯了男方一到9点10点他妈妈就打电话来催他回家,确实也是分开房间睡觉了的。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靡音小丸子(id:lgn1027)混迹自媒体三年,一个最不爱鸡汤,最不爱撕逼的能量写作爱好者,对得起读者,每一篇都是精心码出的原创!**
**

尽管她一口咬定只是普通的朋友聚会,我还是隐约觉得“有情况”。

葡京赌王网 2

蓉说:嫁给一个说话温和的男人(家庭),日子久了,倒也发现其好处来。

“写东西呢。”

还有很多很多次这种事,都懒得说了。我就想问下大家,这是一种什么家庭?妈妈一定要儿子陪着吃饭睡觉才安心?

出去游玩,孩子到处逗留——

“不行啊姐姐,你是不是又要给我介绍男朋友啊?”

当巴图为她手忙脚乱生火煮鸡蛋时,她却一边奚落儿子笨手笨脚,一边埋怨儿子扬起的烟灰弄脏了自己的脸。

当晚5点55分,我再次提前到达建国饭店。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我逢约会必提前,永远学不会摆谱儿,特露怯。还好,尽管我再次提前,却是最后一个。

最近掌柜看了一期真人秀节目《向往的生活》。节目的大致设定就是黄磊、何炅两个娱乐圈老炮与新人大华在一所山区宅院里过着自给自足的农村生活,每期节目都会请来一些娱乐圈嘉宾同这三位“主人”共同生活两天。

“我靠,那你说清楚了,你喜欢身体不好的?”苏小明恨铁不成钢,很快给我介绍了第二个男朋友,此君高瘦儒雅,对我非常体贴入微。我与他约会过两次,除了吃饭和聊天,绝无“越轨”之举。

男:那麻烦你帮。我把衣架上的两件呢子大衣送去干洗吧,下周出差我应该会用到。

如此这般折腾几回,我已经心灰意冷,决意与儿子相依为命了此余生。很久没有人找我拍戏,为了维持生活质量,我打算“出卖隐私”写书赚钱。于是在我家里是这样一幅情景:桌子上、椅子上、床上、地上,铺天盖地全是稿纸,稿纸中间有一个不洗脸、不梳头、面如菜色的女人正在含着眼泪奋笔疾书,旁边是她幼小的儿子,坐在那里寂寞地玩着玩具。

小妹大惊:5年?!可据我所知,身边的老夫老妻们对这类家事,不应是拿起电话就说:“喂!你在哪?早点把我衣服送去洗了!急等着用!”

蓉笑着解释说:“先生在生活中就是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从认识他起,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其他人,一律是谦逊有礼的态度。”

男:喂,你在哪呢?

对自己孩子:“你怎么那么慢啊,别那么调皮,我们要去下一个地方了,快点跟上。”

其实,我们的外在关系,是内在关系的映射。

看到别人的孩子为大家做早餐,宋丹丹会说:“我生了一个废物,啥都不会干,你看看人家。”

对别人孩子:“不爱吃是吗?那你想吃什么?阿姨给你重新做。”

- 03 -

和家人好好说话时,意味着我们和自己最亲密的感受在一起。

当急躁无礼的语言不加思考就脱口而出,不仅让家人受到了伤害,事后我们也会后悔而自责。但此后,又忍不住会一次次重蹈覆辙。

家,不仅是爱与温暖的传递通道,往往也是恨与伤害的传递通道。

好好和家人说话,就是好好和自己对话;善待亲人,就是善待自己。才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福气。

- 02 -

以前自己脾气很火爆,现在待人接物平和了许多,遇到夫妻两人吵架,都会冷静下来好好沟通!而且自己儿子在这样的家庭下长大,性格阳光活泼、健康开朗。说话也小绅士范十足,在人群中从不畏生,懂得照顾别人,这点让他们明白一个家庭好好说话到底有多重要。

后来慢慢发现,他们这样说话,并不是跟你客气、拿你当外人。而是就这样的语言习惯,不仅是对儿媳,对儿子、包括对自己孙子,都是这样。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奇妙,一句话可以上天堂,也可以下地狱。懂得好好说话,一句能顶一万句。

好好说话:“不行哦,饭要吃完。”

看到孩子把脏鞋子穿进家里——

在生活中,你一定有经历过!

对别人孩子:“没关系,我们也都是直接踩进来(其实并没有)。”

蓉:是一件深蓝色和一件咖色的吗?嗯。我知道了。

好好说话:“去把鞋子换了再进来。”

她还将巴图小时候的糗事当笑料逗大家开心。看到巴图脚趾发炎了,竟然说:“不会是你自己啃的吧?你小时候就喜欢自己啃脚。”

店里的小妹好奇,忍不住问蓉:“这是谁啊?你男朋友吧?”

家庭矛盾,从不会好好说话开始

饭桌上,孩子不吃饭了——

葡京赌王网 3

对自己孩子:“你看你这么不讲卫生,去把鞋子换了再进来。”

生活中,我们在对待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的时候,都会谦恭有礼、深谙分寸。但是,恰恰在最亲近的家人面前,我们却轻易省掉了耐心和温柔,并无限放大自己的任性、尖刻、挑剔和无所顾忌……

你以为骂一两句话对孩子没什么影响,但无形中却造成伤害!

葡京赌王网 4

对自己孩子:“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挑食,真难养,知道爸妈赚钱做饭多辛苦吗?不行挑食,饭给我吃完。”

你有没有发现宋丹丹就是典型的中国家长,他们几乎不会给予孩子赞扬和肯定。取笑、挖苦、打击,是他们教育子女的惯用手段。

葡京赌王网 5

和家人好好说话到底有多重要

男:那辛苦你啦,没事先挂了。

好好说话:“我们要去下一个地方了,快点跟上。”对别人孩子:“没关系噢,阿姨等你噢。

本文由葡京赌王网发布于现代,转载请注明出处:每晚9点就必须要回家,从不好好说话开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