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之十一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三_都市

葡京赌王网,第三章、含情脉脉 这天,雅美和佳琪正漫步在街道上,街道两旁垂柳依依,绿蔓柔条。 佳琪携着雅美,脉脉含情地漫步在街道上。 雅美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象天空中飘荡的白云,在佳琪的身边飘来飘去。 她很具有女性俊秀和迷人的气质,她的眼睛有神,但不黑,也不大,黑白分明,她是个温柔美丽的姑娘。 她很有吸引力,特别是坐在她的身边,仔细端详而且洗耳恭听,她的谈话时,便会感触到她的魅力,不由得想亲近她,巴不得和她多坐一会儿,好好地看着她。 佳琪携着雅美,走了一会,便坐在一条长椅上,他深情地望着她,注视着她。 她那俊秀的面容,又使他禁不住自己的感情,把唇凑过去,又再次深情地吻着她。 她在那宽阔的臂膀下,象是经受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坦然和安逸。 “琪,你真好,太让我爱了。” “美,我也是。”她们俩一边忘情地吻着,一边呢喃地说着。 “雅美,你好美,太迷人了。” “是吗?我这不都让你------------”雅美说到这,就不说了。 他们俩缠绵在绿荫上,象一对鸳鸯情侣,在那里嬉戏。 佳琪换了一个姿势,伏在草地上,双手抱着她的柔肩,他的脸慢慢地又向下贴,强壮的胸膛压住了雅美,使她心房一阵急跳,他紧张起来。 两片嘴唇又相互地吻了起来,她急喘,由肺腑压出来,她吻着,闭上朦胧的眼睛,又再次尝受爱的吻露。 两个人忘情地缠绵着,呻吟着,扭动着。 此时,正好雅美把佳琪压在身下,她的手,不住地在他的身上摸抚,滑动。他的身子直扭,双腿直蹬,象是急不可耐似的。 她太痴爱他了,她不顾忌许多,那弹性的快感,麻酥了她的骨子里。 突然,一阵清脆的汽笛声,打破两人美好的邂逅。 他们两人从草地上起来,雅美替佳琪扣好钮扣,她看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象一颗明亮的星,在她的眼中闪烁。雅美偎依在佳琪的怀里,听着他男人的心跳。 她一动不动,听得是那么认真,仿佛象听泉水滴咚的声音,给她一种甜蜜的温馨。 雅美有过天真烂漫的想象看到别人那真情意驽的样子,总感到自己总会有这么一天,也会投入到一个男人的怀抱,在男人的怀抱里体尝着爱是什么滋味。她终于等到这一天,而且这个男人是那么的有活力。 她似若一朵鲜艳的玫瑰花,绽放在他的花盆里,让他那花土,给她的花根施养,给花身滋养。 她爱他,但她更需要他。仿佛此时谁也离不开谁,就好象一个温馨的港湾,等待着她的依靠,停泊。 “美,你在想啥?”佳琪问道。 “噢!我在想,在你怀里多幸福,多快乐呀!” “是吗?你不是骗我吧?佳琪连说带笑。并且用手梳理着她的秀发,深情地在她的发丝上吻吸着。 “美,我们能经常这样吗?咱俩在一起,真幸福,真快乐---------” “我也希望这样?可是---------”雅美说到这,就往下不说了。 佳琪也怔怔地看着她,仿佛又好象被什么给触碰了一下,在那里呆住了。 过了一会,突然他又象疯了一样,一下把手探了过去,直取她的下身。 雅美也感到惊奇,这来得太突然了,简直让她招架不了。还没等她反过神来,他的手早已抵达她的峡谷,那神圣的地带,眼看要被他给占领,她闭上眼睛,身子僵卧在他的怀里,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可是,等了一会,也不见有所进展,明睛一看,他早已把手缩了回去。 此时的佳琪,在他眼里,雅美象一只美丽的花瓶,他不愿去打碎它,他要把她装饰得更加精美。 他虽然摸到她女性的柔情,但他没有超越自己性欲的极限,他忍耐着,忍耐着,用男性真诚的理性来满足她的爱。 待续

演讲会还没有结束,雅美就早早的从会场里出来,站在门口等待着他。 刘佳琪和几位同事有说有笑地向外走,突然,雅美从旁边闪出来,喊道: “刘佳琪你等一等。”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了看他,然后同他告别,走了。 佳琪站在那里,雅美来到他的身边,伸出手来,热情地说道: “你演讲得可真好。” 佳琪看了看她,深情地说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因为只有你我的爱,才能使我有这么深的感悟,我希望你更加体会到,爱情是那么美好陶冶情操的东西。” “我的心都被你打动了,你真了不得。”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雅美的目光不时地在佳琪的脸上搜索,他那双浓眉遮掩下的双眸中,不时地透露出一种灼爱的光芒。 一缕缕明媚的阳光,细柔地叮咛着。她深知,那条曲折的蹊径,缘住了他视线的蜿蜒。 柔和的线条,光照返青的季节。 她的青春,是那么亮丽,她的芬芳是那么吐艳。 那如江河奔腾的热情,使他沉醉于美好的幸福之中。 天渐渐地暗了,他们从正午走到黄昏。 他们穿过一撞撞楼群,走过一条条街道,那闪烁的霓虹灯,照得大街一片通明。 “美,咱们俩看一场电影好吗?” “好吧。”雅美答道。 他们来到电影院,买完票,随着入场的人流,找到自己的座位。 雅美坐在佳琪的身边,佳琪把手伸过去,接触到她纤细润滑的手,那热嘟嘟的,象触电似的,直麻酥到佳琪的心里。 影片在一慕慕的上映着,而他们都没有沉浸在影片里,而是含情脉脉地体尝着那爱的温馨。 雅美有些自持不了,他那缠绵的手,把她全部地给握了过去。她心跳不止,仿佛自己没有了自主,身不由己的依了过去,靠在了他那宽厚的肩膀上。 他更加灼情,一下把她抱在怀里。 佳琪又象一位使者,在她那多情的土地上探险。终于他探入到一片青草地,在草地上游弋。 他每触动一下,她的心就跳动一次,那含情脉脉的给予,使他们又有了一次的爱。 电影散场了,他们俩也随着离去的人流,走出电影院。 “美,这部影片怎样?”佳琪问。 “还问人家呢?谁顾得上看了,你真坏,都让你给搅和了。”雅美假装轻打他,撒娇地说。 “你是回家,还是到我那去。” 两个人默默地站着,相互地看着。 “我回家。”雅美转身要走。 “不——,雅美,你在等一会好吗?” “好吧?看你多没出息,让你多看一会。”雅美一边说,一边站在他的面前,让他看着。 “行了吧?我该走了。”雅美说。 两个人恋恋不舍地分开,还没等雅美走多远,佳琪又一下跑过去,抱住了她,忘情地吻着--------- “雅美,你自己走,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家吧?” “好吧?”雅美一仰脖,撒娇天真地说。 他们俩相互地携着,向雅美家走去。 到了雅美家的门口,佳琪恋恋不舍地和雅美告别,刚转身要走,突然,雅美喊道: “琪,你别走了,我家里今天没人,只有我一人在家,你陪我好吗?” “那-------那-----------能好吗?”佳琪支支吾吾地说。 “没事,那怕啥,还怕我吃了你不成。”雅美说着笑话。 “那好吧,反正我一个人,我就依你了。” 雅美开了门,和佳琪一起进了屋还没等雅美脱完鞋,佳琪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住,两个人又缠绵在一起,相互地吻着。 也许是情到深处,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界限,彼此之间都心心相通。 佳琪太痴爱与她了,一下把她抱起,走入卧室。 那是多么美丽的形体呀?简直是一幅美丽的油画,裱在床上。 他象扑进了海绵的沙滩上,在软柔的沙滩上抚摸。 也许是美丽的韵律,把他从奔流的涛声中惊起,他象一个弄潮儿,跳进她那不平静的海滩,弄潮。 待续

第十九章、真情感动 却说钟华,经过一番周折,才找到刘佳琪的公司。到公司一打听,才知道刘佳琪有病了,并且病得很重。真不凑巧,这该怎么办呢?是否到医院看看去,看他病得怎样?如果就这么冒失的去行动,如果加重了他的病,雅美知道了,自己该怎样去面对她呢? 钟华想来想去,才决定到医院看一下,看刘佳琪病得怎样。他来到医院,找到刘佳琪的病房,刘佳琪的老父亲接待了他,他声称是他的朋友,从外地专门来看望他的。 看过刘佳琪以后,他思绪万千,这都是为了什么呢?也许是老天对他的惩罚。这该不该告诉雅美呢?他反复的在地上踱来踱去,不知如何是好。 钟华也暗暗想,这回就不用他去惩罚他了,老天给他这一次大的教训。 钟华走后不久,李华步履坚毅地走向他的病房,轻轻地推开了门。老父亲手撑着托着头,正在打瞌睡---------一听到她的脚步声,马上醒了过来。她对老人耳语说: “您休息去吧--------我来替你守护。” “不!我要和你一块守着。” “我们应该倒替休息,轮换守护----------我求您现在就去休息。” 老父亲勉强,吃力地站起来,打开一个抽屉,对她说: “葡头糖液输完了,护士就会来给他注射这种药,就放在这个抽屉里。” 说完,佳琪老父离开房间,轻轻掩上了门。 房间里又剩下他和她两人了。 李华看着昏迷不醒多日的刘佳琪,心中一阵阵的难过,他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又象过电影一样,从她的脑海中闪现,往日的欢快,幸福的爱恋,却象一阵风,刮得无影无踪。面前的他,没有了往日的风采,象一个木偶躺在床里一声不吭,这是个多不幸的事呀?怎么轮到他的身上呢? 这是怎样的幽会,她心里一阵阵地酸楚着。 谁会相信呢? 他终于成了她的财产-------成了她一个人的财产---------她是他的仆人,奴隶。如今,两个人不是幽会在一个房间吗?!他不是单独地躺在她面前的床上吗?--------------她大的愿望就是躺在他身边,埋在他怀里。 倘若他睁开眼,发现她站在自己面前,会说些什么?过去他暂时对她说过,没有什么能比见到她,同她悄声低语更使他心花怒放的了。 现在,他看不见她吗?不能同她说说悄悄话吗? 他再次高声呼叫着她的名字---------这喊声中饱含真诚,热切,渴望之情,就象一股电流,刹那间传遍她的全身。她恐惧,她发抖,缓缓走近他的身边,亲昵地应答着他的呼唤。 他不停地呼唤雅美的名字,她不住地应答着,眼泪就象涓涓小溪涌淌而出----------- 啊!如果他能听到她的应答声,那该有多好!倘若他能感觉到她就在身边,那该多高兴! 他仍在昏迷中说着胡话: “你来呀!” 她哭着回答道: “亲爱的,我就在你的身边-------------我在-----------” 他沉默下来了。 她弯下身,吻他的面颊-----------泪水润湿了他的脸孔。她只觉一阵眼黑,一下蹲坐在凳子上。 一阵死一般的沉静,她仿佛昏了过去。 开门声把她唤醒,护士打完针,离开了房间---------她与他又幽会了。 她拉过一张凳子,紧挨着床边坐下来,捧住他的手,不时地亲吻着。 李华整整护理他一宿,佳琪父亲替换她,这一夜,虽然佳琪在昏迷中,有时在迷糊中一直喊雅美的名字,但对李华来说,心里不勉有些不适,她并没有去责怪他,而是全身心地去护理他,照料他。 这一宿,李华是含泪度过的,她心酸,她难过,但她都咽在心里,直到老父来替换时,她才擦干泪水,强装微笑,同他话别,走了----------- 她漫步走在大街上,心里很烦乱,佳琪那声声的呼喊,象针一样,刺扎在她的心里。她反复地思忖着,是否让雅美来一趟,或许他会好很快,她终于做出决定,去找雅美,让她来陪伴他,他会好多的。 李华找到雅美的住地,看到了雅美,把刘佳琪前前后后得病的经过同她说了,雅美一听,全身仿佛站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下让李华扶住。虽然刘佳琪做出对不起她的事,但在她的心里,始终忘不了他,所以一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象五雷轰顶,自己招架不住,差点昏倒。 雅美坐下来稳稳神,急忙喊道: “咱们快走,他还在等着呢?”她象受到刺激一样,象疯了向外跑去。 李华在后面跟着,一边跑,一边喊: “雅美姐,你等一等,咱们坐车去。” “不,那不赶趟,去晚了就看不见他了。” 她一直向前跑着,李华也无能为力,只好也跟着跑。 整整跑了半个小时,才到了医院,李华领着他,来到病房,雅美象疯了一样,扑了过去,抱着佳琪放声大哭。 那哭声,是真诚的,是直率的,直把在场的人哭得也泪如雨下。 雅美一边抱着佳琪,一边哭诉着说: “佳琪你醒醒,我不愿你,你为什么这样呢?” “佳琪!我的好好佳琪,你快点醒啊!你看我和小华都来了,你多幸福啊!” “佳琪!佳琪!你要不醒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声声的呼喊,一次次的哭泣,把昏迷中的佳琪,一下从昏厥中惊醒。他慢慢地睁开双眼,看着雅美那悲伤痛苦的样子,轻声地问道: “我怎么的了,雅美?” “啊-----------啊-----------他醒了-------------你们快来看-------------”雅美立刻停止了哭泣,惊讶地喊道。 老父和李华都不约而同地向佳琪看去,佳琪正吃力地要坐起,雅美说: “佳琪,你别动,你可把我们都吓死了。” “我到底怎么的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佳琪问。 “你怎么的了,整整昏迷四天四夜了,我们还以为你-----------”李华一边说,一边把头转过去又要哭了。 “真是这样,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佳琪疑惑地说。 “小奇,你可终于醒了,如果你不醒,我该怎么向你妈说呢?现在还蛮着你呀。” “怎么?我妈的病还没有好吗?” “嗯!她还是那样。”老父点点头。 “自从你有病以来,我就一直未能告诉她怕她着急,加重她的病,这会你醒过来了,我就放心了。” “小奇,你这次醒来,全是李华和雅美的功劳,她们俩为你做了许多许多------------- “不---------不-----------这都是李华的功劳,她一直陪伴着你,要不是她告诉我,我哪里能知道呢?”雅美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李华。 李华一下把话接过来说: “雅美姐,你可别这么说,如果你要不来,佳琪怎么能醒呢?你看,你一来,他一听到你的声音,他就醒过来了,这不是个奇迹吗?” 佳琪听到她俩这么一说,心里非常受感动,感动得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沉默了一会,李华又说: “佳琪,我那里有事,我先走了--------” “李华--------李华---------你----------”雅美话还没有说完,李华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待续

第十一章、痴心的思念 自从他们俩人有了关系,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密切,甚至天地之间,都将归属于他们,他们无需有所顾忌。 如果说爱情是开端的话,那他们编织的情网,是纯,是真------------ 佳琪深情的看着李华,李华搂着他,并深情地问李华: “华,我好吗?你看我可爱吗?” 李华摸了摸他的头发,若有所思的说: “你吗?”李华说到这,就停了下来,可把佳琪急坏了,大声地说道: “块说呀!我怎样,你可急死我了。”佳琪边急,边扯着李华的手。 “你好!太可爱了。” “特别是你那-----------”李华说完,把脸转过去,羞起一阵红晕。 佳琪看她那样,一下坐起,搬过她的脸,把唇对过去,忘情地吻着她。 一个星期过去了,钟华和小胖两人每天都照顾雅美,特别是钟华,并未象她递送爱慕之情,自己的心中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感觉,虽然雅美有时在梦中念叨着佳琪,但他并不在意,心里酸楚一阵后,便又恢复了正常的心态。在钟华看来,只要每天看到她,他的心就满足了。 第二周的星期一,雅美全部恢复正常,但她还未从那痴爱中脱离出来,她还是思念着佳琪。 但在今天,雅美又站在镜子前了许久,时而转身,时而昂头,左右扭动着身子---------- “美呀!”她自言自语地说。 如果把秀发放开,长发披肩,那会显得更美一些,两个甜润的酒窝为她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雅美对着镜子笑了,一会儿又面泛愁云,而后又笑了。 她真美!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应该感到害羞。眼前她怎能顾得上那些,仿佛佳琪正在看着她,向她展示自己的美丽。 她的外貌很引人注意。但她独自坐在幽静的地方孤芳自赏,信意行事。 雅美的身材,秀美端庄。然而衣服却遮没了她美丽的身条。既显不出她那丰满隆起的胸脯,也看不到那圆溜如谷的臀部。以前,她从未想这样显露这儿个部位,但今天为何又产生了显示女性美的想法呢?倘若因为衣服遮掩了这女性的美,那就干脆全部脱掉吧? 雅美的心里隐藏着对佳琪全部的爱,她此时并不知道害羞,果真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站在镜子前,在痴情的看着自己。 为了她心爱的佳琪,她再次展示她女人的美丽,叫亲爱的人看到也是一种满足。 她看着自己,想着佳琪。一次次的转动的身子,仿佛镜子里的她,就是佳琪的欣赏的艺术品。 过了一会,她又象一位审美的专家,倘若自己再穿上那件红色的纱裙,无疑会更显得愈加婀娜多姿。 这都是为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他? 不--------不------------ 雅美的心里断然否定了这个答案。啊,那只是一种心里变化而已! 他,刘佳琪!究竟是在哪?她还是为他换衣服? 雅美穿完刘佳琪平时喜欢的衣裙,对着镜子看了看,打心底里感到自己的漂亮-----------不,简直是漂亮极了。 母亲朝门口走去,问道: “打扮得这么漂亮-----------去干啥了。” 雅美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不得不含含糊糊地撒谎说: “啊?” “我要上班去。” 母亲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特别高兴说道: “我的傻女儿果真好利索了,真得感谢他俩了。” 雅美离开家门,朝离公司不远的那条街上走去。 她坐在经常和刘佳琪相约的长椅上,思绪万千。 夏天,本是一年之中美好的时节,枝新垂绿,万木峥嵘,千缕彩霞,染出了一片万紫千红。 雅美坐在那条长椅上,编织着自己青春的美梦,她扳着手指,计算与佳琪会面的日子,她又悄悄拿出匿藏佳琪近邮的那封感人肺腑的信,默默地看着。信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深深地打动了她,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我亲爱的美,你知道我多么的想你吗?每分每秒,我都在思念着你,你象我梦中的维纳斯,心目中的安琪儿。你又如静水中的荷花,美丽极了,那样的醉在我的心中,我爱的-----------” 她的那颗一往情深的心,早已飞到了深圳,飞到了刘佳琪的身边,驰骋在深圳的名胜古迹的亭台楼阁之间。不过,雅美在这夏日炎炎的日子里,雅美的心头,也常常飘来一朵令人焦心的愁云。因为,自从发出了那封信之后,却是音讯全无。莫不是他病了?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变故?生性善良的雅美姑娘却从不往坏处想。她只是天真地思忖着。刘佳琪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他在演讲台上那段对爱情的表白,让她阵阵心动。这样一位对爱情认识极深的人,能变心吗?在道德上能堕落吗?她是不会相信的。一幕幕山盟海誓的动人情景,如同映在眼前,一一闪过。 雅美幻想着,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突然,一声清脆的童音‘阿姨'你的手帕掉了。打破了她的想象,她凝睛一看,可真不咋的,有一个小男孩弯下腰为她捡起了手帕,她接过来,热情地说了声“谢谢你小朋友。” 待续

本文由葡京赌王网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情缘之十一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三_都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