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之六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八_都市言

第四章、路遇律师同学 雅美和佳琪回到自己的公司,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小胖坐在雅美的对面,满脸都是汗,就好象有一份重要的文件,急需要他的打印,整理。 雅美看着他忙来忙去的样子,就在一旁看着好笑。小胖也没理会到,因为他的精神全部投入到业务上,没有时间理会雅美。 他一会那双胖手在键盘上速打,一会又从打印机里抽出一张张稿件,简直把他忙坏了。 雅美看他忙得这样,就走到他的跟前,问道: “需要我的帮助吗?” 小胖这才抬起头,一边擦着汗,一边说: “需要,需要,那我太感谢你了。” “咱俩还用客气。”雅美说。 他们俩整整忙了一下午,才算把那些文件整理完。 小胖这才有空伸了一下懒腰,对雅美说: “这回真的好好感谢你,要不是你的帮忙,我这一宿也别想弄完。雅美,走,我请你吃饭去。” “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雅美收拾完自己的案上文件,便推门走了出去。 她刚走出公司大门,迎面开过来那辆黑色的轿车,她的同学从车里出来,迎向她说道: “我也刚路过这里,来我送你回家。” “不--------不----------这多不好,我还是打一辆车回去吧?”雅美推迟到。 “这有啥,来吧?我送你回去。” 雅美拗不过他,只好上了他的车,向她家的方向开去。 路途上,那位同学问她: “你到电影院去吗?” 对话开始了,玩笑也随之而至,这是青年男女激情的先兆。 雅美不解地望着她,问道: “世上有哪个文明人不去电影院呢?” “我不是指你自己。” “指谁?” “我是说咱们一块去,有个伴儿也好消遣解闷。” “我去电影院是为了看电影,没时间陪人散心。当然啰,这并不是说我不愿意和你一道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总不能订一排座位,也不能独自坐一间包厢。不论坐在一个生人身边,还是挨着你坐,这都没什么不好,何必你我一道同往呢?!你去电影院,我也去电影院,倘若碰巧来到一家影院,你我的座位又恰好挨着;那么,我们坐在一起倒也无妨。倘若不然,又何必费许多周折,去确定个约期呢!你我之间,实在没这个必要,你说对吗?天哪,假若我把你送我回家这件事看作你的恩德,善事,并且欠下债务的话,一块去看看电影,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说话间,车子来到了雅美家门口,这位律师兄弟感到雅美为他上了平静的一课,于是心不由己地对姑娘说: “很对不起。” “没什么--------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了解我。” 次日,下班后,雅美发现他还在她的后面徘徊,只听他低声说: “我可以照旧送你回家吗?” 雅美坦率,真诚地喊道: “当然可以--------假如我昨天说的话不使你感到生气的话。” “不,没有,没有!我希望你别生我的气!” “哪里,哪里------------不会生气的,我心里不存事。 她照习惯上了车,坐在他身边,一路上,谁也没吱声。 几天过去了,星期三那天,雅美高高兴兴地更换衣服,准备去参加公司一次讲演会。换完衣服,感到尤为喜悦,仿佛就要去参加一次妙趣横生的晚会,或者去影院观看一部佳故事片。因为今天,演讲会上,有佳琪的演讲,所以她打扮了一番,特意来参加这次演讲会。 她知道,佳琪的演讲能给她一定的感召力,也能从他的口才中体会到他的才能。 待续

第八章、痴心的思念 雅美痴呆呆地望着漆黑的夜空,看着一眨一眨闪烁的星盏,仿佛他象那颗闪闪烁烁的星,让她幻梦如令。 虽然钟华象她表露了他的爱意,但也填补不了她空虚的心灵,他不能同佳琪相比,他没有他那种男性的洒脱,没有他那种智慧的才华,没有那种让她心动的男性的美。 但为了不至于伤害她周围所喜爱她的人,她只能做到那一点,来满足一下他那渴望的心灵。 他在她的心中没有占有的位置,她只能把他当做朋友来看待,她心目中所想念的是——刘佳琪。 佳琪整整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来到公司了。雅美整天象打不起精神,失魂落魄地想念他。小胖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她是想念刘佳琪,也在一旁直搓搓手脚,也帮不上啥忙。 一天一天的,雅美渐渐感到消瘦,往日的脸上笑容不见了,只有留下悲伤和苦痛。 这天,雅美正在思念着佳琪,突然觉得头脑发热,周身酸软。 雅美立即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不料感到更加疲惫,病情明显渐渐加重。上班时间来到,她便完全瘫在了床上。 她感到十分难过,一方面是被病折磨得通体难受。另一方面,因病她不能上班。 无可奈何,雅美只有静卧床头。见此情形,她母亲忧心如焚,只有找来医生给她诊治。 那天,小胖一走进办公室,不仅感到有些失望,他四下搜寻那张非同寻常的鲜艳笑脸,但终未发现。他很想改变雅美对他的印象,他要照顾她,体贴她,因为她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哇!可是,她没有来,他感到大失所望。 小胖暗暗想,这几天见她都打不起精神,难道她生病了,他有些坐立不安,在办公室里打起了转。 他非常同情她,知道她的心里在惦念着那个刘佳琪。才能导致今天的结果。他也恨过他,但仔细一想,自己为何那样呢?眼前重要的是雅美的情绪,她现在很不稳定,想她快要想疯了,难道自己真的就无休止这样下去了。 他仔细地寻思着,并且脑袋里还这样想,是不是雅美还走在路上。 想到这里,小胖略感宽舒,才静下心来,从事自己的工作。 又过了一天,雅美还没有上班,这时的小胖可坐不下去了,他到公司请完假,刚走出公司大门去看雅美,迎面碰上了钟华,因为钟华多次来接雅美,小胖都偷偷地观察到了,所以他对他非常熟悉。小胖一看到钟华,故意把大肚子一腆,问道: “你找谁呀?怎么不打招呼就往里闯,真够随便的了。”小胖简直真象个门卫,趾高气昂地说。 “你让开,让我进去。”钟华气愤地说。 “让你进去,你有证件吗?让我看看!”小胖一派正经地说。 “你干啥的?我凭什么让你看,给我躲开!”钟华真的有些急躁了。 “我是门卫,你没有证件就不准你进!”小胖又提高嗓门喊道。 钟华一看到这位比自己还凶,就在那里打起了转,然后又转过身来,好声地对他说: “同志,帮帮忙,我到这找雅美小姐,给通个方便吗?” “这个吗?我------我还得考虑考虑,你找她干吗?你是她什么人?”小胖故意出很为难的样子,套取着他。 “我--------我是她的同学。”钟华吞吞吐吐地说。 “真的?我怎么看不象呢?难道你是她的男朋友。”小胖假装把他说透,引诱着他。 “不-------不---------我只是她的普通朋友,她和我是同学。”钟华又再次肯定的说。 “噢!原来是这样。但我还不相信,你为什么每次都来开车接她,这难道是普通朋友能做通吗?” “行了,你愿信不信,由你,我全部告诉了你,我也不进去了,我走行吧!”钟华真的生气了,一转身就要走。小胖看他真来正格的了,急忙喊道: “你给我站住,等一等。” 钟华被他这一大喊,果真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他,问道: “怎么的,你还有事呀?我还没有闲心理会你呢?”他说完,就又爱起步要走。 “别--------别---------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开窗,人家好你趣笑你还当真的了。” 小胖一边跑到他的身边,一边解释着说。 “行了,我明确的告诉你,雅美有两天没有来上班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的了,这不,我也刚想要去看看她,正好碰见了你,我们一起去好吗?” “那好吧?咱们一起去看看她。” 他们俩坐着那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掣地开到了雅美家的门前,他们下了车,便向楼上走去。 待续

第七章、爱的错觉 第二天清晨,雅美早早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早晨的空气特别清新,仿佛她置身于空气中,屋里那燥热不负存在,早已被清新的空气所替代。 佳琪还没有醒,象一条光滑的鳗鱼,躺在红色的海岸上,在夕阳余晖的光照下,美丽迷人。 他太美了,简直美得让人心醉。 她俯下身去,开始吻------- 雅美静静地想: “但求老天保佑,让我长久地依偎他,不要让他消失,永久陪伴着他-------” 几周过去了,雅美和佳琪都象往常一样,在公司更努力的工作着。在闲暇时间,佳琪偶尔来到雅美那里,同她交交心,谈谈话,象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太突出的行为。 小胖也习惯了他们的交往,也未能看出什么?他总是那么兢兢业业地干自己的工作,一天从早到晚,他忙个不停。 雅美仿佛也习惯了他的工作情态,看到他那对工作认真执着的劲,让她从心里佩服。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了,总是打不起精神,对工作也是马马虎虎,有时还竟让小胖来帮忙。 这天,雅美刚走出公司大门,那辆黑色的轿车“吱”的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律师同学从车里走出来,热情地打着招呼说道: “雅美,上车吧。” 在回家的路上,雅美仍然坐在律师的身边,面上愁云笼罩,胸间波涛澎湃------律师钟华不时地望望她。见此情景,他温情地说: “你怎么的了,好象有心事,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还是在工作上有什么麻烦了,和我说说,我好为你分担一下。” “谢谢你,你好好开车吧?”雅美不耐烦地说。 其实,她并不要需要安慰,在她的心灵深处,并没有什么苦闷根源,而面目上的愁云,只不过是一种额外的相思。 她看了看钟华,好象刚才有些太失意了。 钟华一声不响地开着车,仿佛自己是一位忠于职守的司机一样,不分神,不乱看,目视着前方,一直向前开。 “喂!喂!怎么的了,生我的气了。”雅美喊着他。 “我怎能生你的气呀?”钟华答道。 “喂!钟华我问你,你说爱情究竟是什么?” 钟华怀有惊奇的目光看着她,然后心悦诚服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我相信,当一个人深信他能得到爱情,他倾诉爱情能给心爱的人带去欢乐,他就决定把自己的感情倾诉出来。雅美你不妨把你的感受说出来,你就把我当成他,别闷在心里,这样你会好受些。或者你要回写诗,用诗来表达你的情感。因为诗是爱情的形影不离的姊妹,一个人的感情越细腻,越高深,对诗的形象的灵感度也越强,你不妨拭一下。” 听钟华这么一说,象似给了雅美一个启示,这时她感到自己的精神有些轻松,顿时脸上也有了微微的笑意。 轿车行至雅美家的门口,夜幕已经垂空。风中夹杂着几分寒意,越刮越大,吹得门前的柏杨发出呼呼啸声。 雅美伸手和钟华握别,同时发出饱含挚情的微笑。她正要缩回手转身进家时,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他牢牢地抓住了。 雅美暗自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并且从他的身上嗅到一种新的气息。 这个该死的,他全然忘却了过去的教训。雅美心里想,在给他上一课。 雅美没有立即强行撤回自己的手,不妨让他再握一会儿,以期待自动放开。为使双方不那么尴尬,雅美决计说几句缓和缓和气氛。她问: “明天你还有事吧?” 他没有回答,似乎正在深思什么? 雅美自己回答说: “我妈在家等我呢?! 钟华也没有答话,只听他小声叫着她的名字-----------这个傻瓜,还在撒他的傻气呢!就让他卖弄一下痴情吧。雅美泰然自若地回答着: “嗯!” 钟华激动地说: “我求你一件事。” 他想干什么---------上一次,他要求同去电影院,这一次呢?他也许想约她到郊外一游,还是到海滨一揽。 象这样的情况,若非是情侣和挚友,人们通常要拒绝的。天下常情,无不如此。雅美感到所有的目光都向她射来,仿佛一切窃窃私语都在议论着她,说这就是爱的开端。 钟华的作为并不新鲜。如果说是爱情的开端的话,那么,那位“小胖”也早就着手编织情网了。他昨天不是送给雅美一朵茉莉花,要她好好保存吗? 除了“小胖”以外,还有许多人用不同的,滑稽的办法,向她射出敬慕,友谊,亲切的箭簇。每个人都想独自占有雅美。而雅美即不斥责他们,也不答应他们。但谁也不能把她当做情人爱恋。 在雅美看来,佳琪对她的爱认真,强烈,每次看到她。他总是失神似地望着她,眼下呢?又出现一个钟华,也在失魂落魄地望着她的脸面,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向她提要求时,声音又那么温柔,热切。 雅美用不无责备的语气说: “什么要求?” 钟华默不作声,显得犹豫不决,有话难言。 也许这个小傻瓜要求一次幽会,或见一面。 雅美笑着说: “痛快点,不要吞吞吐吐!你想说什么?” 他终于开口了,声音细微,神情紧张地说: “我想吻你的手。” 想吻自己的手--------雅美觉得实在可笑。难道自己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受宠爱的吗?她遏制住自己的笑意,即不想嘲弄这个傻瓜,也不打算鼓励他。 雅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感,镇静地说: “有什么理由要吻我的手呢?同事之间是不互相吻手的。”钟华恳求道: “我求求你,请别开玩笑。你总是用智慧,而不是用真实感情对待我。我带着感情问你,请你也带着感情回答我。” “假若我没有感情呢?” “还不可能!” “但我是这样的。我是个有智慧,无感情的人。” “就算你只有智慧,我想你也不会拒绝我吻你的手--------让我吻一下,对我来说,那是极大的享受;对你来说,即不伤害你的感情,也无损害你的体面。” “这我并不在乎,我担心的是,你得寸进尺。” “我对你发誓------我绝不再向你提出什么别的要求,这就是我的高理想。” 雅美天真活泼,无拘无束,情感奔放,颇有主见,自信善于思考,感到自己的心呯呯地跳动。 钟华谦恭有礼,把吻她的手当做自己的高理想,也许果然是个傻瓜,过分诚挚坦率了。 雅美沉默片刻,结束了呆板表情低声细语地说: “给你!” 四周一片寂静。钟华俯下上身,轻轻地捧起她的手,担心它被弄碎似的,慢慢地举到唇边,亲吻片刻之后,又轻轻放下,声音颤动地说: “谢谢。” 话音刚落,钟华驱车朝黑暗路上驶去。雅美惊异地摇着头进了家门。 吻她的手!她究竟有何身价,致使钟华祈求吻的手呢?! 她的手?! 雅美翻转,观看着自己的手,而后自己微微地一笑。 “啊,好一个奇特的姑娘!”钟华手握方向盘,这样自言自语地叹道。 在认识雅美之前,钟华曾经结交过许多姑娘,却没有爱慕过任何一个。 但是,象雅美这样的姑娘,钟华还是第一次遇见,雅美有着独特的个性,她能令人望而敬之,比而自卑,尊敬她先于爱慕她。 啊!倘若能多吻一会儿她的手,那该多么好啊!虽然雅美对他那么冷酷,但他喜欢她的那种冷酷态度。 此时此刻,钟华心潮澎湃,数不清的问题在脑海里翻滚着--------- 而她,钟华梦寐以求的那位姑娘雅美-------已经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倒在了床上,嘴里嘟囔着同样的话语。 雅美自言自语说:“佳琪你在哪呀?你为什么走这么长时间没能来看我,我好想你呀?” 她翻来复去的睡不着,佳琪的身影不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回忆着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是那么的快意和甜蜜。 也不知道为啥,他这一走,就没有音讯,问他的同事他们也无晓,都说他到外地考察去了。怎么一去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或许也得给她回一封信,来安慰一下她。 待续

演讲会还没有结束,雅美就早早的从会场里出来,站在门口等待着他。 刘佳琪和几位同事有说有笑地向外走,突然,雅美从旁边闪出来,喊道: “刘佳琪你等一等。”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了看他,然后同他告别,走了。 佳琪站在那里,雅美来到他的身边,伸出手来,热情地说道: “你演讲得可真好。” 佳琪看了看她,深情地说道: “这都是你的功劳,因为只有你我的爱,才能使我有这么深的感悟,我希望你更加体会到,爱情是那么美好陶冶情操的东西。” “我的心都被你打动了,你真了不得。”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雅美的目光不时地在佳琪的脸上搜索,他那双浓眉遮掩下的双眸中,不时地透露出一种灼爱的光芒。 一缕缕明媚的阳光,细柔地叮咛着。她深知,那条曲折的蹊径,缘住了他视线的蜿蜒。 柔和的线条,光照返青的季节。 她的青春,是那么亮丽,她的芬芳是那么吐艳。 那如江河奔腾的热情,使他沉醉于美好的幸福之中。 天渐渐地暗了,他们从正午走到黄昏。 他们穿过一撞撞楼群,走过一条条街道,那闪烁的霓虹灯,照得大街一片通明。 “美,咱们俩看一场电影好吗?” “好吧。”雅美答道。 他们来到电影院,买完票,随着入场的人流,找到自己的座位。 雅美坐在佳琪的身边,佳琪把手伸过去,接触到她纤细润滑的手,那热嘟嘟的,象触电似的,直麻酥到佳琪的心里。 影片在一慕慕的上映着,而他们都没有沉浸在影片里,而是含情脉脉地体尝着那爱的温馨。 雅美有些自持不了,他那缠绵的手,把她全部地给握了过去。她心跳不止,仿佛自己没有了自主,身不由己的依了过去,靠在了他那宽厚的肩膀上。 他更加灼情,一下把她抱在怀里。 佳琪又象一位使者,在她那多情的土地上探险。终于他探入到一片青草地,在草地上游弋。 他每触动一下,她的心就跳动一次,那含情脉脉的给予,使他们又有了一次的爱。 电影散场了,他们俩也随着离去的人流,走出电影院。 “美,这部影片怎样?”佳琪问。 “还问人家呢?谁顾得上看了,你真坏,都让你给搅和了。”雅美假装轻打他,撒娇地说。 “你是回家,还是到我那去。” 两个人默默地站着,相互地看着。 “我回家。”雅美转身要走。 “不——,雅美,你在等一会好吗?” “好吧?看你多没出息,让你多看一会。”雅美一边说,一边站在他的面前,让他看着。 “行了吧?我该走了。”雅美说。 两个人恋恋不舍地分开,还没等雅美走多远,佳琪又一下跑过去,抱住了她,忘情地吻着--------- “雅美,你自己走,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家吧?” “好吧?”雅美一仰脖,撒娇天真地说。 他们俩相互地携着,向雅美家走去。 到了雅美家的门口,佳琪恋恋不舍地和雅美告别,刚转身要走,突然,雅美喊道: “琪,你别走了,我家里今天没人,只有我一人在家,你陪我好吗?” “那-------那-----------能好吗?”佳琪支支吾吾地说。 “没事,那怕啥,还怕我吃了你不成。”雅美说着笑话。 “那好吧,反正我一个人,我就依你了。” 雅美开了门,和佳琪一起进了屋还没等雅美脱完鞋,佳琪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抱住,两个人又缠绵在一起,相互地吻着。 也许是情到深处,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界限,彼此之间都心心相通。 佳琪太痴爱与她了,一下把她抱起,走入卧室。 那是多么美丽的形体呀?简直是一幅美丽的油画,裱在床上。 他象扑进了海绵的沙滩上,在软柔的沙滩上抚摸。 也许是美丽的韵律,把他从奔流的涛声中惊起,他象一个弄潮儿,跳进她那不平静的海滩,弄潮。 待续

本文由葡京赌王网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情缘之六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八_都市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