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之十九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十一_都

第七章、爱的错觉 第二天清晨,雅美早早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早晨的空气特别清新,仿佛她置身于空气中,屋里那燥热不负存在,早已被清新的空气所替代。 佳琪还没有醒,象一条光滑的鳗鱼,躺在红色的海岸上,在夕阳余晖的光照下,美丽迷人。 他太美了,简直美得让人心醉。 她俯下身去,开始吻------- 雅美静静地想: “但求老天保佑,让我长久地依偎他,不要让他消失,永久陪伴着他-------” 几周过去了,雅美和佳琪都象往常一样,在公司更努力的工作着。在闲暇时间,佳琪偶尔来到雅美那里,同她交交心,谈谈话,象平常一样,没有什么太突出的行为。 小胖也习惯了他们的交往,也未能看出什么?他总是那么兢兢业业地干自己的工作,一天从早到晚,他忙个不停。 雅美仿佛也习惯了他的工作情态,看到他那对工作认真执着的劲,让她从心里佩服。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了,总是打不起精神,对工作也是马马虎虎,有时还竟让小胖来帮忙。 这天,雅美刚走出公司大门,那辆黑色的轿车“吱”的一声,停在了她的面前。律师同学从车里走出来,热情地打着招呼说道: “雅美,上车吧。” 在回家的路上,雅美仍然坐在律师的身边,面上愁云笼罩,胸间波涛澎湃------律师钟华不时地望望她。见此情景,他温情地说: “你怎么的了,好象有心事,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还是在工作上有什么麻烦了,和我说说,我好为你分担一下。” “谢谢你,你好好开车吧?”雅美不耐烦地说。 其实,她并不要需要安慰,在她的心灵深处,并没有什么苦闷根源,而面目上的愁云,只不过是一种额外的相思。 她看了看钟华,好象刚才有些太失意了。 钟华一声不响地开着车,仿佛自己是一位忠于职守的司机一样,不分神,不乱看,目视着前方,一直向前开。 “喂!喂!怎么的了,生我的气了。”雅美喊着他。 “我怎能生你的气呀?”钟华答道。 “喂!钟华我问你,你说爱情究竟是什么?” 钟华怀有惊奇的目光看着她,然后心悦诚服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但我相信,当一个人深信他能得到爱情,他倾诉爱情能给心爱的人带去欢乐,他就决定把自己的感情倾诉出来。雅美你不妨把你的感受说出来,你就把我当成他,别闷在心里,这样你会好受些。或者你要回写诗,用诗来表达你的情感。因为诗是爱情的形影不离的姊妹,一个人的感情越细腻,越高深,对诗的形象的灵感度也越强,你不妨拭一下。” 听钟华这么一说,象似给了雅美一个启示,这时她感到自己的精神有些轻松,顿时脸上也有了微微的笑意。 轿车行至雅美家的门口,夜幕已经垂空。风中夹杂着几分寒意,越刮越大,吹得门前的柏杨发出呼呼啸声。 雅美伸手和钟华握别,同时发出饱含挚情的微笑。她正要缩回手转身进家时,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他牢牢地抓住了。 雅美暗自一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并且从他的身上嗅到一种新的气息。 这个该死的,他全然忘却了过去的教训。雅美心里想,在给他上一课。 雅美没有立即强行撤回自己的手,不妨让他再握一会儿,以期待自动放开。为使双方不那么尴尬,雅美决计说几句缓和缓和气氛。她问: “明天你还有事吧?” 他没有回答,似乎正在深思什么? 雅美自己回答说: “我妈在家等我呢?! 钟华也没有答话,只听他小声叫着她的名字-----------这个傻瓜,还在撒他的傻气呢!就让他卖弄一下痴情吧。雅美泰然自若地回答着: “嗯!” 钟华激动地说: “我求你一件事。” 他想干什么---------上一次,他要求同去电影院,这一次呢?他也许想约她到郊外一游,还是到海滨一揽。 象这样的情况,若非是情侣和挚友,人们通常要拒绝的。天下常情,无不如此。雅美感到所有的目光都向她射来,仿佛一切窃窃私语都在议论着她,说这就是爱的开端。 钟华的作为并不新鲜。如果说是爱情的开端的话,那么,那位“小胖”也早就着手编织情网了。他昨天不是送给雅美一朵茉莉花,要她好好保存吗? 除了“小胖”以外,还有许多人用不同的,滑稽的办法,向她射出敬慕,友谊,亲切的箭簇。每个人都想独自占有雅美。而雅美即不斥责他们,也不答应他们。但谁也不能把她当做情人爱恋。 在雅美看来,佳琪对她的爱认真,强烈,每次看到她。他总是失神似地望着她,眼下呢?又出现一个钟华,也在失魂落魄地望着她的脸面,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向她提要求时,声音又那么温柔,热切。 雅美用不无责备的语气说: “什么要求?” 钟华默不作声,显得犹豫不决,有话难言。 也许这个小傻瓜要求一次幽会,或见一面。 雅美笑着说: “痛快点,不要吞吞吐吐!你想说什么?” 他终于开口了,声音细微,神情紧张地说: “我想吻你的手。” 想吻自己的手--------雅美觉得实在可笑。难道自己是一个令人肃然起敬。受宠爱的吗?她遏制住自己的笑意,即不想嘲弄这个傻瓜,也不打算鼓励他。 雅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感,镇静地说: “有什么理由要吻我的手呢?同事之间是不互相吻手的。”钟华恳求道: “我求求你,请别开玩笑。你总是用智慧,而不是用真实感情对待我。我带着感情问你,请你也带着感情回答我。” “假若我没有感情呢?” “还不可能!” “但我是这样的。我是个有智慧,无感情的人。” “就算你只有智慧,我想你也不会拒绝我吻你的手--------让我吻一下,对我来说,那是极大的享受;对你来说,即不伤害你的感情,也无损害你的体面。” “这我并不在乎,我担心的是,你得寸进尺。” “我对你发誓------我绝不再向你提出什么别的要求,这就是我的高理想。” 雅美天真活泼,无拘无束,情感奔放,颇有主见,自信善于思考,感到自己的心呯呯地跳动。 钟华谦恭有礼,把吻她的手当做自己的高理想,也许果然是个傻瓜,过分诚挚坦率了。 雅美沉默片刻,结束了呆板表情低声细语地说: “给你!” 四周一片寂静。钟华俯下上身,轻轻地捧起她的手,担心它被弄碎似的,慢慢地举到唇边,亲吻片刻之后,又轻轻放下,声音颤动地说: “谢谢。” 话音刚落,钟华驱车朝黑暗路上驶去。雅美惊异地摇着头进了家门。 吻她的手!她究竟有何身价,致使钟华祈求吻的手呢?! 她的手?! 雅美翻转,观看着自己的手,而后自己微微地一笑。 “啊,好一个奇特的姑娘!”钟华手握方向盘,这样自言自语地叹道。 在认识雅美之前,钟华曾经结交过许多姑娘,却没有爱慕过任何一个。 但是,象雅美这样的姑娘,钟华还是第一次遇见,雅美有着独特的个性,她能令人望而敬之,比而自卑,尊敬她先于爱慕她。 啊!倘若能多吻一会儿她的手,那该多么好啊!虽然雅美对他那么冷酷,但他喜欢她的那种冷酷态度。 此时此刻,钟华心潮澎湃,数不清的问题在脑海里翻滚着--------- 而她,钟华梦寐以求的那位姑娘雅美-------已经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倒在了床上,嘴里嘟囔着同样的话语。 雅美自言自语说:“佳琪你在哪呀?你为什么走这么长时间没能来看我,我好想你呀?” 她翻来复去的睡不着,佳琪的身影不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回忆着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是那么的快意和甜蜜。 也不知道为啥,他这一走,就没有音讯,问他的同事他们也无晓,都说他到外地考察去了。怎么一去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或许也得给她回一封信,来安慰一下她。 待续

第八章、痴心的思念 雅美痴呆呆地望着漆黑的夜空,看着一眨一眨闪烁的星盏,仿佛他象那颗闪闪烁烁的星,让她幻梦如令。 虽然钟华象她表露了他的爱意,但也填补不了她空虚的心灵,他不能同佳琪相比,他没有他那种男性的洒脱,没有他那种智慧的才华,没有那种让她心动的男性的美。 但为了不至于伤害她周围所喜爱她的人,她只能做到那一点,来满足一下他那渴望的心灵。 他在她的心中没有占有的位置,她只能把他当做朋友来看待,她心目中所想念的是——刘佳琪。 佳琪整整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来到公司了。雅美整天象打不起精神,失魂落魄地想念他。小胖看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她是想念刘佳琪,也在一旁直搓搓手脚,也帮不上啥忙。 一天一天的,雅美渐渐感到消瘦,往日的脸上笑容不见了,只有留下悲伤和苦痛。 这天,雅美正在思念着佳琪,突然觉得头脑发热,周身酸软。 雅美立即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不料感到更加疲惫,病情明显渐渐加重。上班时间来到,她便完全瘫在了床上。 她感到十分难过,一方面是被病折磨得通体难受。另一方面,因病她不能上班。 无可奈何,雅美只有静卧床头。见此情形,她母亲忧心如焚,只有找来医生给她诊治。 那天,小胖一走进办公室,不仅感到有些失望,他四下搜寻那张非同寻常的鲜艳笑脸,但终未发现。他很想改变雅美对他的印象,他要照顾她,体贴她,因为她对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哇!可是,她没有来,他感到大失所望。 小胖暗暗想,这几天见她都打不起精神,难道她生病了,他有些坐立不安,在办公室里打起了转。 他非常同情她,知道她的心里在惦念着那个刘佳琪。才能导致今天的结果。他也恨过他,但仔细一想,自己为何那样呢?眼前重要的是雅美的情绪,她现在很不稳定,想她快要想疯了,难道自己真的就无休止这样下去了。 他仔细地寻思着,并且脑袋里还这样想,是不是雅美还走在路上。 想到这里,小胖略感宽舒,才静下心来,从事自己的工作。 又过了一天,雅美还没有上班,这时的小胖可坐不下去了,他到公司请完假,刚走出公司大门去看雅美,迎面碰上了钟华,因为钟华多次来接雅美,小胖都偷偷地观察到了,所以他对他非常熟悉。小胖一看到钟华,故意把大肚子一腆,问道: “你找谁呀?怎么不打招呼就往里闯,真够随便的了。”小胖简直真象个门卫,趾高气昂地说。 “你让开,让我进去。”钟华气愤地说。 “让你进去,你有证件吗?让我看看!”小胖一派正经地说。 “你干啥的?我凭什么让你看,给我躲开!”钟华真的有些急躁了。 “我是门卫,你没有证件就不准你进!”小胖又提高嗓门喊道。 钟华一看到这位比自己还凶,就在那里打起了转,然后又转过身来,好声地对他说: “同志,帮帮忙,我到这找雅美小姐,给通个方便吗?” “这个吗?我------我还得考虑考虑,你找她干吗?你是她什么人?”小胖故意出很为难的样子,套取着他。 “我--------我是她的同学。”钟华吞吞吐吐地说。 “真的?我怎么看不象呢?难道你是她的男朋友。”小胖假装把他说透,引诱着他。 “不-------不---------我只是她的普通朋友,她和我是同学。”钟华又再次肯定的说。 “噢!原来是这样。但我还不相信,你为什么每次都来开车接她,这难道是普通朋友能做通吗?” “行了,你愿信不信,由你,我全部告诉了你,我也不进去了,我走行吧!”钟华真的生气了,一转身就要走。小胖看他真来正格的了,急忙喊道: “你给我站住,等一等。” 钟华被他这一大喊,果真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他,问道: “怎么的,你还有事呀?我还没有闲心理会你呢?”他说完,就又爱起步要走。 “别--------别---------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开窗,人家好你趣笑你还当真的了。” 小胖一边跑到他的身边,一边解释着说。 “行了,我明确的告诉你,雅美有两天没有来上班了,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的了,这不,我也刚想要去看看她,正好碰见了你,我们一起去好吗?” “那好吧?咱们一起去看看她。” 他们俩坐着那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掣地开到了雅美家的门前,他们下了车,便向楼上走去。 待续

第十一章、痴心的思念 自从他们俩人有了关系,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密切,甚至天地之间,都将归属于他们,他们无需有所顾忌。 如果说爱情是开端的话,那他们编织的情网,是纯,是真------------ 佳琪深情的看着李华,李华搂着他,并深情地问李华: “华,我好吗?你看我可爱吗?” 李华摸了摸他的头发,若有所思的说: “你吗?”李华说到这,就停了下来,可把佳琪急坏了,大声地说道: “块说呀!我怎样,你可急死我了。”佳琪边急,边扯着李华的手。 “你好!太可爱了。” “特别是你那-----------”李华说完,把脸转过去,羞起一阵红晕。 佳琪看她那样,一下坐起,搬过她的脸,把唇对过去,忘情地吻着她。 一个星期过去了,钟华和小胖两人每天都照顾雅美,特别是钟华,并未象她递送爱慕之情,自己的心中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感觉,虽然雅美有时在梦中念叨着佳琪,但他并不在意,心里酸楚一阵后,便又恢复了正常的心态。在钟华看来,只要每天看到她,他的心就满足了。 第二周的星期一,雅美全部恢复正常,但她还未从那痴爱中脱离出来,她还是思念着佳琪。 但在今天,雅美又站在镜子前了许久,时而转身,时而昂头,左右扭动着身子---------- “美呀!”她自言自语地说。 如果把秀发放开,长发披肩,那会显得更美一些,两个甜润的酒窝为她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雅美对着镜子笑了,一会儿又面泛愁云,而后又笑了。 她真美!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应该感到害羞。眼前她怎能顾得上那些,仿佛佳琪正在看着她,向她展示自己的美丽。 她的外貌很引人注意。但她独自坐在幽静的地方孤芳自赏,信意行事。 雅美的身材,秀美端庄。然而衣服却遮没了她美丽的身条。既显不出她那丰满隆起的胸脯,也看不到那圆溜如谷的臀部。以前,她从未想这样显露这儿个部位,但今天为何又产生了显示女性美的想法呢?倘若因为衣服遮掩了这女性的美,那就干脆全部脱掉吧? 雅美的心里隐藏着对佳琪全部的爱,她此时并不知道害羞,果真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站在镜子前,在痴情的看着自己。 为了她心爱的佳琪,她再次展示她女人的美丽,叫亲爱的人看到也是一种满足。 她看着自己,想着佳琪。一次次的转动的身子,仿佛镜子里的她,就是佳琪的欣赏的艺术品。 过了一会,她又象一位审美的专家,倘若自己再穿上那件红色的纱裙,无疑会更显得愈加婀娜多姿。 这都是为什么呢? 难道就是为了他? 不--------不------------ 雅美的心里断然否定了这个答案。啊,那只是一种心里变化而已! 他,刘佳琪!究竟是在哪?她还是为他换衣服? 雅美穿完刘佳琪平时喜欢的衣裙,对着镜子看了看,打心底里感到自己的漂亮-----------不,简直是漂亮极了。 母亲朝门口走去,问道: “打扮得这么漂亮-----------去干啥了。” 雅美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不得不含含糊糊地撒谎说: “啊?” “我要上班去。” 母亲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特别高兴说道: “我的傻女儿果真好利索了,真得感谢他俩了。” 雅美离开家门,朝离公司不远的那条街上走去。 她坐在经常和刘佳琪相约的长椅上,思绪万千。 夏天,本是一年之中美好的时节,枝新垂绿,万木峥嵘,千缕彩霞,染出了一片万紫千红。 雅美坐在那条长椅上,编织着自己青春的美梦,她扳着手指,计算与佳琪会面的日子,她又悄悄拿出匿藏佳琪近邮的那封感人肺腑的信,默默地看着。信中的字字句句都在深深地打动了她,其中有一段这样写道: “我亲爱的美,你知道我多么的想你吗?每分每秒,我都在思念着你,你象我梦中的维纳斯,心目中的安琪儿。你又如静水中的荷花,美丽极了,那样的醉在我的心中,我爱的-----------” 她的那颗一往情深的心,早已飞到了深圳,飞到了刘佳琪的身边,驰骋在深圳的名胜古迹的亭台楼阁之间。不过,雅美在这夏日炎炎的日子里,雅美的心头,也常常飘来一朵令人焦心的愁云。因为,自从发出了那封信之后,却是音讯全无。莫不是他病了?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变故?生性善良的雅美姑娘却从不往坏处想。她只是天真地思忖着。刘佳琪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他在演讲台上那段对爱情的表白,让她阵阵心动。这样一位对爱情认识极深的人,能变心吗?在道德上能堕落吗?她是不会相信的。一幕幕山盟海誓的动人情景,如同映在眼前,一一闪过。 雅美幻想着,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突然,一声清脆的童音‘阿姨'你的手帕掉了。打破了她的想象,她凝睛一看,可真不咋的,有一个小男孩弯下腰为她捡起了手帕,她接过来,热情地说了声“谢谢你小朋友。” 待续

第十九章、真情感动 却说钟华,经过一番周折,才找到刘佳琪的公司。到公司一打听,才知道刘佳琪有病了,并且病得很重。真不凑巧,这该怎么办呢?是否到医院看看去,看他病得怎样?如果就这么冒失的去行动,如果加重了他的病,雅美知道了,自己该怎样去面对她呢? 钟华想来想去,才决定到医院看一下,看刘佳琪病得怎样。他来到医院,找到刘佳琪的病房,刘佳琪的老父亲接待了他,他声称是他的朋友,从外地专门来看望他的。 看过刘佳琪以后,他思绪万千,这都是为了什么呢?也许是老天对他的惩罚。这该不该告诉雅美呢?他反复的在地上踱来踱去,不知如何是好。 钟华也暗暗想,这回就不用他去惩罚他了,老天给他这一次大的教训。 钟华走后不久,李华步履坚毅地走向他的病房,轻轻地推开了门。老父亲手撑着托着头,正在打瞌睡---------一听到她的脚步声,马上醒了过来。她对老人耳语说: “您休息去吧--------我来替你守护。” “不!我要和你一块守着。” “我们应该倒替休息,轮换守护----------我求您现在就去休息。” 老父亲勉强,吃力地站起来,打开一个抽屉,对她说: “葡头糖液输完了,护士就会来给他注射这种药,就放在这个抽屉里。” 说完,佳琪老父离开房间,轻轻掩上了门。 房间里又剩下他和她两人了。 李华看着昏迷不醒多日的刘佳琪,心中一阵阵的难过,他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又象过电影一样,从她的脑海中闪现,往日的欢快,幸福的爱恋,却象一阵风,刮得无影无踪。面前的他,没有了往日的风采,象一个木偶躺在床里一声不吭,这是个多不幸的事呀?怎么轮到他的身上呢? 这是怎样的幽会,她心里一阵阵地酸楚着。 谁会相信呢? 他终于成了她的财产-------成了她一个人的财产---------她是他的仆人,奴隶。如今,两个人不是幽会在一个房间吗?!他不是单独地躺在她面前的床上吗?--------------她大的愿望就是躺在他身边,埋在他怀里。 倘若他睁开眼,发现她站在自己面前,会说些什么?过去他暂时对她说过,没有什么能比见到她,同她悄声低语更使他心花怒放的了。 现在,他看不见她吗?不能同她说说悄悄话吗? 他再次高声呼叫着她的名字---------这喊声中饱含真诚,热切,渴望之情,就象一股电流,刹那间传遍她的全身。她恐惧,她发抖,缓缓走近他的身边,亲昵地应答着他的呼唤。 他不停地呼唤雅美的名字,她不住地应答着,眼泪就象涓涓小溪涌淌而出----------- 啊!如果他能听到她的应答声,那该有多好!倘若他能感觉到她就在身边,那该多高兴! 他仍在昏迷中说着胡话: “你来呀!” 她哭着回答道: “亲爱的,我就在你的身边-------------我在-----------” 他沉默下来了。 她弯下身,吻他的面颊-----------泪水润湿了他的脸孔。她只觉一阵眼黑,一下蹲坐在凳子上。 一阵死一般的沉静,她仿佛昏了过去。 开门声把她唤醒,护士打完针,离开了房间---------她与他又幽会了。 她拉过一张凳子,紧挨着床边坐下来,捧住他的手,不时地亲吻着。 李华整整护理他一宿,佳琪父亲替换她,这一夜,虽然佳琪在昏迷中,有时在迷糊中一直喊雅美的名字,但对李华来说,心里不勉有些不适,她并没有去责怪他,而是全身心地去护理他,照料他。 这一宿,李华是含泪度过的,她心酸,她难过,但她都咽在心里,直到老父来替换时,她才擦干泪水,强装微笑,同他话别,走了----------- 她漫步走在大街上,心里很烦乱,佳琪那声声的呼喊,象针一样,刺扎在她的心里。她反复地思忖着,是否让雅美来一趟,或许他会好很快,她终于做出决定,去找雅美,让她来陪伴他,他会好多的。 李华找到雅美的住地,看到了雅美,把刘佳琪前前后后得病的经过同她说了,雅美一听,全身仿佛站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下让李华扶住。虽然刘佳琪做出对不起她的事,但在她的心里,始终忘不了他,所以一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象五雷轰顶,自己招架不住,差点昏倒。 雅美坐下来稳稳神,急忙喊道: “咱们快走,他还在等着呢?”她象受到刺激一样,象疯了向外跑去。 李华在后面跟着,一边跑,一边喊: “雅美姐,你等一等,咱们坐车去。” “不,那不赶趟,去晚了就看不见他了。” 她一直向前跑着,李华也无能为力,只好也跟着跑。 整整跑了半个小时,才到了医院,李华领着他,来到病房,雅美象疯了一样,扑了过去,抱着佳琪放声大哭。 那哭声,是真诚的,是直率的,直把在场的人哭得也泪如雨下。 雅美一边抱着佳琪,一边哭诉着说: “佳琪你醒醒,我不愿你,你为什么这样呢?” “佳琪!我的好好佳琪,你快点醒啊!你看我和小华都来了,你多幸福啊!” “佳琪!佳琪!你要不醒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声声的呼喊,一次次的哭泣,把昏迷中的佳琪,一下从昏厥中惊醒。他慢慢地睁开双眼,看着雅美那悲伤痛苦的样子,轻声地问道: “我怎么的了,雅美?” “啊-----------啊-----------他醒了-------------你们快来看-------------”雅美立刻停止了哭泣,惊讶地喊道。 老父和李华都不约而同地向佳琪看去,佳琪正吃力地要坐起,雅美说: “佳琪,你别动,你可把我们都吓死了。” “我到底怎么的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佳琪问。 “你怎么的了,整整昏迷四天四夜了,我们还以为你-----------”李华一边说,一边把头转过去又要哭了。 “真是这样,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佳琪疑惑地说。 “小奇,你可终于醒了,如果你不醒,我该怎么向你妈说呢?现在还蛮着你呀。” “怎么?我妈的病还没有好吗?” “嗯!她还是那样。”老父点点头。 “自从你有病以来,我就一直未能告诉她怕她着急,加重她的病,这会你醒过来了,我就放心了。” “小奇,你这次醒来,全是李华和雅美的功劳,她们俩为你做了许多许多------------- “不---------不-----------这都是李华的功劳,她一直陪伴着你,要不是她告诉我,我哪里能知道呢?”雅美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李华。 李华一下把话接过来说: “雅美姐,你可别这么说,如果你要不来,佳琪怎么能醒呢?你看,你一来,他一听到你的声音,他就醒过来了,这不是个奇迹吗?” 佳琪听到她俩这么一说,心里非常受感动,感动得泪水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沉默了一会,李华又说: “佳琪,我那里有事,我先走了--------” “李华--------李华---------你----------”雅美话还没有说完,李华便推开门,走了出去。 待续

本文由葡京赌王网发布于古典,转载请注明出处:情缘之十九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情缘之十一_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